Suspended meal photo.JPG
2022-06-15

香港人 加油!

《香港人 加油!》   「上個月已蝕6位數。」會計低聲說。 開業,本來就要有結業的打算。不過,當真正面臨結業,也是一番滋味心頭。其實,我也很怕,但最怕不是結業本身,而是怕陪我走這段路的好同事要失業,失去餬口,怕喜歡我們的客人失去一個喜愛的地方。 翻開新聞,過年後少說已有五百間食店倒閉了。我們的生意亦持續走下坡,但我知道自己面對的困難,其實彼彼皆是,甚至比不上大家當前的險阻。一間店舖關門,當中有多少個家庭會立即面對失業而出現經濟的困難呢?如何照顧正停課的子女?生活已迫在眉睫,還要付高昂的金錢買口罩…… 人生總會遇上困難,我知道在這段最艱難的時刻,每一位的香港人都辛苦了,身心俱疲。但我深信店關了可以再開,但熱情失去了恐怕難復再。 既然輸,也輸得精彩。我們決定推出待用餐券,而這餐券亦不用大家購買,我們會即日統計客人的人數,如今天有30位客人惠顧,我們就會於下一天推出30個免費午餐,供有需要人士享用。我們不會要求來吃飯人士提出仼何證明,只要你有這個需要,就可以來免費用餐。 待用餐已於17/2星期一開始,供應時間為下午3時至5時。我們已聯絡香港青年協會、母親的抉擇及北角鄰舍輔導會,感謝一眾社福機構大力支持,我們會按實際需要再作檢討及調整,希望為基層市民出一點點綿力。 我們只是在香港百萬之一的小小店,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,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向前走,直至走到最後的一刻。 香港人,加油。 當下PRESENT仝人鞠躬 #待用餐 #香港人加油 #自己香港自己救 #同心抗疫 #活在當下 #HongKonger #WeAreHongKonger

了解更多

TKW old photo.jpg
2022-06-15

老家

  今天重回老家,我坐在高椅上看路過的行人,一個個莘莘學子在店前走過,讓我想起當年自己在這裡經過的種種。 我在土瓜灣成長,店外的天光道,是我每天由學校步行回家必經之路。旁邊的德信商場,是兒時的樂園,一部「超任」五元打十五分鐘,不亦樂乎。樓上扶手梯旁邊有一間租碟鋪,新碟只可借兩天,回家後馬上買盒TDK錄音帶,一盒90分鐘的帶子A side就只錄一首最喜愛的歌。哥登堡餐廳,是我童年回憶裡,吃過最高級的西餐。遠看是偌大的手繪電影廣告牌的珠江戲院,不過從來沒錢進店細看,只有往下路直走——明月大戲院「老友鬼鬼全日任睇」。旁邊K100更是神秘,只能從門縫間看到裡面的燈紅酒綠。這邊也叫夏巴,每逢星期天,父親喜歡帶我到好運酒樓,店員身上都掛著一條藍色帶子以盛載一盅兩件,如抱著孩子一樣,分別不過是凰爪或排骨之類。紅蘋果自修室是改變我命運的地方,經歷了一段早十晚十的苦讀歲月。街市上層是天台籃球場,小時候總覺得只要大力一點就可將籃球拋出九宵雲外。往上路前走,有超長滑梯的高山劇場,一雙雙五彩的拖鞋放在旁邊。前面還有幾間路邊理髮檔,十蚊街邊剪頭髮,最後剪出一個陸軍裝,理髮後我一語不發走在媽媽前面,是我記憶中最惱媽媽的一次⋯⋯ ​ 走著走著,我努力用只有光影的記憶拼合這裡的舊模樣,說服自己這裡曾經是什麼什麼,以前這𥚃是怎樣怎樣。能馬上說出的,久久深思後而說中的,自己感覺一陣飄飄然;有的想了又想,似是而非最後想不到的,卻一陣莫名的茫然。舊風景如畫,夾著鎖碎得只剩下影像而說不出的片段,其實只有我自己才知道。猶如今天開車經過這裡,想匆匆拍一幀鋪面的照片,沒料到已被後車的響號催逼,必須繼續前行上路,不容你多停半分一刻。車子駛前一點,從前只有幻想的地鐵站今天已準備通車,更沒想過遙不可及的的半山樓房,如今竟近在咫尺,甚至高得有點令人目眩。 ​ 花自飄零水自流,驟覺一天很長,一年卻很短。歲月更替,我們根本無法選擇、逃避或躲藏,也許如蘇軾所言——惟江上之清風、山間之明月才能無盡擁有。歐陽峰也說得對——「有些東西,當你不可能再擁有的時候,我們惟一可以做的,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記。」 ​ 開張在即,本不該說「大吉利是」的話。在香港營商,汰弱留強,天經地義,揮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雲彩。黃偉文說得好——「築得起,人應該接受都有日倒下;其實沒有一種安穩快樂,永遠也不差。」世事常變,變幻才是永恆,這才是理所當然的真實,那管什麼五十年老字號,百年老店,最後只能在我們的腦海殘存。 ​ 今天開店,有人說我賭氣,也有人說我欠運氣。但歲月本無情,人生得失不可能處處掌握,面對困阻,我們可以介懷、怨恨或氣餒,但卻不可以不努力。我們取名PRESENT「當下」,也恰巧是這個意思。當下就只有轉眼的一瞬,所以我們更加要好好把握——不可必卻可期。 ​ 我們的食物款式不多,但絕對用心製作,如對菜式有什麼意見,一定要告訴豪師傅。多謝他絳尊降貴,加入我們這間不起眼的小店。感謝龍師傅、威師傅及一眾師傅們,謝謝你們將多年餐廳出品經驗與客人分享,你們最認真的一臉,一直映入眼簾。如對食材酒類有特別要求,不妨主動跟家豪說,他一定會為你辦到。 ​ 歡迎𦲷臨老家,就由點單一刻開始,馬上感受一下當下的人情。 ​ 祝願我的客人、街坊——抱擁當下,幸福安康。   礼.當下

了解更多

Capture+_2018-08-08-23-58-04.png
2022-06-15

祝福

  《祝福》   我不認識店東,不過卻一直有留意該店的動向。   記得我是從fools剛開店時的一篇專訪而留意他們的。不,應該說是友人以為這是我們開的分店,而令我認真看他們的報道。   「嘩!真係咁似既?」友人感到一陣驚訝。   「對,外觀感覺真的很似。」   我想,除了裝潢佈局相似外,彼此開業的原因和故事也很像。在專訪中,提及fools兩兄弟小時候在公園飲酒吹水,人生一大樂事也,在把酒間,卻因當時兄弟間的戲言而成為兩人長大後的奮鬥目標──fools真實出現眼前。遙想當年今日,我何嘗不是跟兄弟們在公園隊ice beer?(因為最平!)惟一分別就是你們在綠楊,而我們在海心廟而已。要是我們住在同一區,可能彼此認識,又或有機會一起舉杯。   很不幸,剛收到你在平台上發放的信息,感到一陣愕然。我沒有到過fools,但從你們的故事、fb上的相片、客人的留言等,就充份感受到你們所投放的時間和心思。你說得對:「在酒吧看見很多的愛,很多笑容……我們擁有最好的同事和好的客人,很幸運也很幸福。」我跟你們的想法一樣,一般人以為酒吧是賣酒,其實我們賣的,是一份情,一份跟你自己夢想小天地有關的情誼。   想跟你們分享《新不了情》裡令我印象深刻的一段話,戲裡秦沛鼓勵不順景的劉青雲說:「我最多怨自己唔夠運氣,但從來不會否認自己的才華和本事。」在此默默送上我們的祝福,希望你們各位日後有更好的發展,在本月底前我一定會抽時間來坐坐,謹祝fools抱擁當下、幸福安康。

了解更多

2022-06-15

為妳鍾情的四款雞尾酒

    《為妳鍾情的四款雞尾酒》   Present Special   這杯雞尾酒乃本店老闆自家研製,本店以Café&Bar命名,希望客人可以在優雅舒適的環境下,喝一杯咖啡酒!Present Special以Bailys及Kahlua為基酒,混入Brandy及新鮮牛奶,再加上老闆的悉心調教後,使「作品」分成多個層次,最頂層的泡沫上再加一層薄薄的Godiva朱古力粉,有如一杯具濃郁酒香的 Cappuccino!   Naught Charile   名字源於著名電影──「Naught Charile and Chocolate Factory」。朱古力可以說是女士的寵兒,這杯Naught Charile的特點,除了加入Bailys及Frangelico等女士至愛的甜酒外,更顯心思是,在上層加入雪糕及棉花糖,配上香濃朱古力醬,實在迷倒不少愛甜的女生。   Watermelon Sangria   一般酒吧為節省成本,Sangria多以次級紅酒配以小量蘋果粒製作。本店的Sangria堅持傳統,選用入過木桶的Syrah紅酒為基調,配以大量新鮮水果如香橙、士多啤梨、藍莓釀製,讓客人可以邊吃邊喝,特別一提──Watermelon Sangria,以原個西瓜呈上,隨酒奉上新鮮香甜的西瓜切片,可口非常。   Litchi Whisky Special   威士忌已不再是男士的專利,今天的女生也十分喜愛威士忌的醇滑和圓厚。Litchi Whisky Special雖然以威士忌為基調,但加入清香的烏龍茶,以及蜂蜜、桂花粉的陣陣幽香,入口甘香怡人,So Refreshing!

了解更多

Capture+_2018-08-08-23-59-24.png
2022-06-15

  《舔》   十一月中旬.熱。   在前往PRESENT的途中,經過一間便利店,看到一對年輕的父子,一起舔著軟雪糕,軟雪糕一滴滴猛淌,爸爸和小孩趕忙舔救,舌頭伸得長長的,場面溫馨,令我想起一段兒時回憶。   小時候家住火炭,火車站離家少説也有十分鐘的路程,對該站的唯一印象,就是站內有軟雪糕出售的便利店。每次經過,我都會凝望著那白色柔軟的雪糕源源不絕的流出,當時還是年幼的我,吸引力可想而知。   記得當日跟今天一樣炎熱,父母忙著工作,當時弟弟還沒出生,家裡只有我獨自看電視。突然,門鐘響起,父母應該有鑰匙才對,心裡正在揣測存疑之際,打開大門,我看見兩杯正在溶化的軟雪糕,和父親一雙粗糙的手。   「雪糕快溶了,快點吃……」   「十分鐘路程呢,你是用跑的嗎?」我沒有問,只是努力的舔手上的軟雪糕,這是我記憶之中,最柔軟、最好吃的雪糕。   很喜歡鍾曉陽在《販夫風景》裡的一段──   「雪糕車一停,四面八方的小孩子都圍攏來,一人一杯冰淇淋高高興興地離去,而雪糕車是做完善事的賣藝人,慈藹萬分地瞧他們笑。太陽也陪著笑,一蹦一跳地熟絡,這下子冰淇淋一滴滴猛淌,小孩趕忙舔救,舌頭伸得長長的;一滴沿臂彎溜,又忙著舔臂彎,就這麽狼狽的舔去童年。」   的確,童年至今已相距甚遠,軟雪糕我們少吃了,多喝的反而是不同款式、種類的酒品,為感謝父親對我們的恩情,就讓我們在夏天的尾巴裡,繼續暢飲吧!十一月份只要兩仔爺到PRESENT喝杯,指定生啤買一送一,好讓兩父子舉杯的一刻,成為你倆在回憶中叧一個動人畫面。   此刻珍惜、日後懷念; 抱擁當下、活在眼前。

了解更多

‎charlie ym wong 傳來的照片.jpg
2022-06-15

不速之客

  《不速之客》   在一班得力及能幹的同事協助下,我現在已很少收尾了──所以,今夜比較特別,特別是因為我遇上這一位失意人。   不善辭令的我,一向也不多言。不過,當你看見她一臉醉態,相信總會上前問候幾句。   「小姐,你──」 「來多杯Vodka Lime。」   這裡偶然也會遇上醉客,但由於清吧關係,他們都比較斯文,大多是靜靜的伏在桌上,即是「湯」,也比較優雅。   「點解……」她喃喃的道。   「明白。」我在心裡說,失意的人總是因為現實的反差感到不滿,繼而質問自己,為何會出現這個慘況,所以「點解」絕對是失意人常見的問題。   我遞上一杯含青檸片的暖水。   她呷了一口續道:「可以安慰一下我嗎?」   要是知道要說話,還是奉上Double shot,愈早hangover愈痛快。不過,當一個人連安慰也得請求時,你總不會拒絕的。我不知道她失意落寞的原因,但我肯定,我無論說什麼,也幫不上忙──問題,總是自己面對和解決的。幸好,人急智生,總有幾句人生大道理在衣袋內。我有一位老朋友曾跟我說過這樣的話──「當你回顧過去,好像觀看別人的故事時,那就代表你沒事了。」話畢,我頭上的汗珠比手裡啤酒的霧氣還多,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,但我總希望客人可以失意的來,但歡笑的走。   她輕輕伏在高桌上,劉海沒有蓋過她的容貌,細看她的輪廓,酒醉令她的兩頰份外緋紅,紅得有點羞澀。   店已黑,但天卻微微的發白了。   「我好多了,謝謝你杯青檸暖水。」

了解更多

Capture+_2018-08-08-23-57-36.png
2022-06-15

跟爸爸喝杯

《跟爸爸喝杯》   跟客人談紅酒。   「超市做特價,$39一瓶,$70兩瓶!我老豆喝過後,大說是好酒。還說比過年時在工展會買$79的好……哈哈哈。」   他今晚開了兩支Pomerol,然後一陣笑聲,跟我及他身邊的女伴碰杯。   他的話,令我想起小時候的點滴。 以往,每逢過年過節,我才有機會喝杯。 爸爸會在酒櫃裡斟一小杯「長頸」,媽媽會喝葡萄汽酒,而我當然最開心,因為可以喝橙汁。   爸爸非嗜酒之徒,不過,那個年代的男人,星期一至日都要工作,沒有特別嗜好的他,閒時就愛喝一小杯。偶然也會聽爸爸說──「家裡有一個小酒吧多好。」這個時候,爸爸會向我遞上酒杯,要我嗅嗅,一陣強烈刺鼻的酒味直奔鼻腔,單單是嗅就已經想吐了,所以我一直難以相信「白蘭地」是用葡提子釀造的。此時,我仰望爸爸的臉龐,難以想像這個巨人可以大口大口的喝,喝得如此津津有味。   小時候,我們吃到甜的,就會總稱為好吃,嘗到苦的,就會吐出來。 沒想過,慢慢長大,營役生活,口味卻剛剛相反──   甜的,少吃了;苦的,卻要皺著眉頭還說甘。   再碰杯。   「你爸爸說得對,的確,$39那支好喝──是因為有你跟他一起喝。」   我很努力地回想跟爸爸一起碰杯的片段,我常想,要是你還在,我們會否在PRESENT一起喝至半醉,細談很多關於你,而至今我已無法得知的種種。   後記:   父親節,跟爸爸一起來,讓PRESENT請你爸爸喝杯。 也謝謝你們,將你們兩仔爺/兩父女碰杯的一瞬,以「當下」成為這份回憶中珍貴的場景。 「爸爸,父親節快樂。」

了解更多

Pretty cool!!! Thanks Rain Joyce 牛牛 SixS
2022-06-15

感謝拉闊的每一位

《感謝拉闊的每一位》   上個月有幸到荷蘭走走,公餘當然要去喝杯,輕鬆一下也好,順道當作資料搜集,看看有什麼可帶到PRESENT。   我一個星期阿姆斯特丹的行程中,我就只到過一間酒吧──Mulligans Irish Bar   友人問道,難得到這個歐洲煙花之地,何不燈紅酒綠一下,吹支大麻煙,到喜力啤酒廠走走,又或不同酒吧都去一下,感受一下異國風情。   我認同友人的講法,不過我沒有這樣做。的確,跟著旅遊書走訪一些「必到」經點,的確是令行程更加「豐富」,不過,我認為當中的感受卻不一樣。   只因,我在那小小的Irish Bar,我卻看到很多。   我執筆寫起名信片,呷一口在香港已買少見少的kilkenny,卻只消5歐。寫得累了,我就欣賞一下酒櫃上數之不盡的愛爾蘭威士忌,坐在我旁邊的街坊卻喜愛一杯Guniness加一小口Jameson,他說這樣才能互相輝映,我用不流暢的英語說在這裡已經第四晚了,他卻答應我明天要再來跟我喝。   我喜歡酒吧,無論一班朋友也好,一個人也好,酒吧總有容得下你的一隅。   就坐在一隅的我,令我目不轉晴的是酒吧裡的LIVE BAND SHOW。這隊樂隊由4位成員組成,一個主音,叧外幾位負責演奏樂器。樂隊音樂徐徐奏揚,在場的朋友也一同起動。在場老的、幼的,男的、女的都一同隨著節拍動手舞足蹈,印象猶深的是一對年過半百的老夫婦就在狹小的空間起動,他們按拍子隨意起舞,好不逍遙,跳的、看的、唱的都樂在其中,此刻,我想起我們的LIVE BAND。   「我們逢星期二,有時星期六下午都會做LIVE BAND,有時間支持下。」我如常的向客人宣傳。 ​ 「好,他們表演什麼?」 ​ 「一般以JAZZ和POP為主,有時間來捧下場。」 ​ 「他們叫什麼樂隊?」 ​ 「……」 ​ 「他們很好的,每次都安排不一的樂手……」我開始支吾。   對不起,至今我仍未懂得你們樂隊的名字,但你們每一位我都認識的──牛牛、。   謝謝你們一直不計較收入多寡,仍堅持風雨不改到沒有專業設備的當下演奏、唱歌,有時候可能因天氣、節日的問題,未必如預期的滿座,浪費了你們的心血。   不過,很想告訴你們,你們都是專業的一群,無論是演奏的歌唱的都很用心演繹每一首作品,希望你們可以繼續發光發亮,當職業的,希望你們有一天可以走上大舞台,業餘的,亦可以找到滿足感。   得知其中幾位在7月22日會有演出──《Cheung Sound in the bedroom live 2017》。我,一定到!在此呼籲大家多多也支持。   謹祝你們演出成功,幸福安康。

了解更多

2022-06-15

About Time

《About Time》   星期五,一個人的飯局,心想了萬個單獨吃飯的好地方,不過最後又是走到老家吃飯去。   Uber司機問:「土瓜灣有什麼好食?」 「土瓜灣什麼都好食。」我主觀應道。土瓜灣什麼都好食──什麼都好玩──什麼都好買!不過,只局限於我自己。   今晚,我到「好旺角」煎兩隻荷包蛋,然後拿到對面的燒味店用膳。   「叉燒乳豬飯一碗,要例湯。」 「無乳豬,第一次嚟呀!」黑著臉的老闆娘走到別的枱去了。   「我幫襯你三十年了。」我心想。嚴格來說我沒有怎樣幫襯過你,幫襯你多是我的父親。小時候都是由媽媽造飯的,不過偶然媽媽因工作晚回,那天的晚飯會就會交由父親負責,因此我對父親的手藝有一份特別的期待──冰花雞蛋湯、加五香肉丁罐頭(我小時候一直以為罐頭是很珍貴的東西),然後再「斬五蚊叉燒」。小時候我愛吃瘦叉燒,父親則愛吃肥的。我習慣咬去叉燒瘦的部分,然後將肥的部分夾到爸爸的碗裡。   「叉燒肥的先好吃!」爸爸說。   我戥穿荷包蛋,夾一塊半肥瘦叉燒,輕輕蘸上緩緩流出雞蛋漿。此時,我翻開手機裡的相冊,原來只有兩幅有父親出現的相片。我仔細端詳他的容貌,才發現很久沒跟爸爸見過面了。每天日復日應付工作、生活上的追趕,我已很久沒靜靜的想過你了。我很努力回想以前跟你一起的生活、相處的細節,生怕有一天會忘掉一些最重要的片段,就像最近翻聽年少時的唱片,按下fast forward想追聽某一首曾經刻骨銘心的單曲時,歌曲唱到一半就跳線了。   「阿姐埋單。」 「吃剩那麼多肥肉,叉燒肥的才好吃!」   我踏上5C巴士回鋪,想起《About Time》中的男主角因為孩子要出世了而將失去回到過去的超能力,決定用最後一次時空轉移的技術跟父親道別。每次翻看這個片段,我都仿似與父親相見一樣,將本來不可再的片段重現眼前。如同今天乘坐的巴士,雖然我們已經不可伸手出外,感受膠片窗框外的微風了。不過,我們還可隔著玻璃,看著老街橫巷的逐一變化來拼湊從前,只不過我的近視深了,前面的風景有點失真的欠缺焦點。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xuGwJs6NLw4

了解更多